萝卜财经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区块链

3万亿外储何处去新基金模式待出炉【新闻】

2022年09月23日 萝卜财经网

3万亿外储何处去 新基金模式待出炉

3万亿外储何处去 新基金模式待出炉 更新时间:2011-4-25 11:20:02   3万亿外储何处去 新基金模式待出炉

央行拟设立能源基金、贵金属基金在内的外汇储备投资基金,及重入政策研究视野的外汇平准基金,有望构成新的外储管理战略

□ 本刊记者 王紫雾 张宇哲 霍侃 田林 | 文

虽然中国人民银行未公布最新数据,但中国外汇储备已突破3万亿美元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“外汇储备确实太多了。”4月18日晚间,在清华大学金融高端讲坛上,央行行长周小川透露,央行在考虑用外汇储备做一些战略性投资。

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亦从多个权威渠道了解到,央行打算按专业分类成立外汇储备投资基金,包括能源基金、贵金属基金等,也在研究成立外汇平准基金的建议。

4月18日晚间,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将美债评级调至负面。和美元走势直接挂钩的大宗商品应声而涨。4月21日,国际金价隔夜纽约市场盘中再度刷新历史高点,最高至1508.9美元一线。油价则逼近32个月高点127美元。

这一切加速倒逼中国外储投资多元化的进程。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2月底,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1541亿美元,仍为美国国债第一大持有国。

不无巧合的是,财政部副部长李勇在4月中旬亦发表文章称,2010年以来,美元和欧元的“轮番”贬值,致使中国外汇储备出现账面亏损,加大了外汇储备币种管理的难度。

虽然接近李勇的知情人士称,这篇文章改编自内部讲话,并无政策信号,但外汇储备币种管理的难度之大是不争的事实。外储有关人士私下表示:“美元大跌时,有些人建议我们买欧元,欧债危机来了,这些人建议抛出欧元,这些话能听吗?”

“谁都知道鸡蛋不要放到一个篮子里,所以办法之一就是考虑一些新投资机构,尝试新的投资风格和领域。”周小川说,“方向是确定了。”

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余永定表示,美国国债不是避险资产,而“停止对外汇市场的干预,将使央行甩掉来自汇率政策的干扰,集中力量对付通胀”。

外储投资新途

“专业外汇储备投资基金”,即在不同的行业领域成立诸如贵金属基金、能源基金等专门的投资基金。这一操作类似“挪威模式”。

挪威通过石油贸易持有了较高的外汇储备,采取的是财政部和挪威央行联合主导体制。“中国央行与挪威央行交流颇多,周小川行长还出访过挪威。”一位央行人士透露。

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刊载的资料,挪威央行投资管理机构是央行的一个独立机构,接受挪威财政部的委托,负责政府全球养老基金的国际资产投资,并管理大部分外汇储备和政府石油保险基金。挪威石油和能源部是政府石油保险基金的所有者,央行是操作管理人。

挪威央行的外汇储备分为流动性组合和对外投资组合两部分。NBIM负责管理的是央行外汇储备的对外投资组合部分。挪威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负责管理流动性组合。挪威央行执行委员会确定外汇储备管理的指导方针。NBIM通过公开招标形式,将部分资金委托知名资产管理公司投资,在纽约、伦敦、上海均设有办事处。

德勤和央行审计部门共同承担投资管理的审计工作,分别向监管委员会提交政府全球养老基金的年度审计报告。央行审计部门需要向财政部提交NBIM的季度和年度管理报告。政府石油保险基金的账户虽然由央行管理,但该基金不包括在央行的年度财务报告中,由挪威总审计办公室审计。

不过,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有关人士对于中国借鉴此模式并不乐观表示:“首先是人力资源是否充足?题,这些专业人员到哪里找?激励机制能否匹配?”

这都是中投至今没有真正解决的问题。“中投走了四年才走到现在比较成熟的地步,别的机构还要用多少时间和成本来成长?”一位汇金高层人士说。

重提外汇平准基金

熟悉央行货币政策的人士透露,央行正在考虑设立一个基金,直接在外汇市场购买外汇,而不是由央行直接发钞去买外汇。另一位接近央行的人士介绍,他们已向外管局再度建议,将新增甚至一部分存量的外汇资产从央行资产负债表里移出来,成立外汇平准基金,用于干预外汇市场。目前有关部门正在研究这一方案。

外汇平准基金,是指各国用来干预外汇市场的储备基金,一般由黄金、外汇和本国货币构成。当外汇汇率上升,超出政府限额的目标区间时,就可通过在市场上抛出储备购入本币缓和外币升值;反之,当本币升值过快时,就可通过在市场上购入储备放出本币方式增加本币供给,抑制本币升值。

目前发行央票对冲外汇占款的做法已令央行不堪重负,业界甚至有“汇率绑架利率”的形容,意指外汇占款等操作已经影响到了央行的货币政策。比如近期存款准备金的一再提高,就令业界困惑,这是紧缩政策的一部分,还是其实是为了对冲一部分外汇占款。

自2003年4月22日,央行正式开始发行央行票据至今,央票付息成本已高达近万亿元。目前央票存量4万亿元,按照过去一年央票收益率的中位数2.54%计算,需要为已到期和未到期的央票支付总额约1016亿元的利息。这几乎与央行为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付息约1008亿元的成本相当。

接近央行的人士表示,目前人民币仍有升值预期,资本持续流入状况短期不会改变。这意味着央行还需要更多的央票来对冲外汇占款,央行的付息压力也随之增大。但付息本身也会导致基础货币增加,部分抵消了冲销外汇占款的效果。数据显示,央行每年发行的央行票据的一多半都用来支付央行票据到期的本息,这也意味着其对冲外汇占款的效果是下降的。

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李扬早在2007年建议,可考虑如美国、英国、日本那样,专设外汇平准基金,主要资产为外汇,负债主要是特别债券、外汇资产债,以充分协调内部与外部经济活动,彻底根除汇率政策和利率政策相互掣肘、相互制约的制度障碍。

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徐诺金年初在央行《金融时报》发表署名文章称,央行可运用外汇平准基金在外汇市场上买卖外汇来调节供求,使汇率在目标范围内波动,要彻底切断基础货币和外汇储备之间的联动关系,恢复央行货币政策的主动性。

中投静等注资

“不大可能再批新机构吧?我们就等着注资呢。”面对中国外汇储备去向的大讨论,一位中投高层表示。

周小川在讲话中提出,在外汇储备资产管理方面,“依靠CIC这样一些途径是不是更好一些。”他亦举例指出,2003年央行即准备投资石油,然而却苦于没有专业机构帮助进行而不了了之。

中投董事长楼继伟表示,中投将大部分资产委托给专业机构进行投资。“这两年的收益率已经超过两位数。”上述接近中投的人士表示。

中投公司一位专项投资部人士向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表示,近期并没有感觉到在投资风格和投资领域方面有什么太大的变化。

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从接近决策层的人士那里获悉,外汇储备的分散化将不会只有中投一家承担,将考虑新的战略机制,但未必像此前成立中投时那样将外汇储备彻底从央行转移出去。

接近中投的人士对财新《新世纪》记者表示,最早成立中投,就是准备把基础外汇储备和超额外汇储备分开。基础外汇储备的管理以保持安全性和短期流动性为主,而超额外汇储备可适当追求高风险高回报。根据有关专家计算,基础外汇储备五六千亿美元足够应付外债等硬性支出。承担超额外汇储备管理的机构当时主要是中投。

然而,由于中投成立以来的发展状况及外汇储备管理体制现状等限制,“定期取得超额外汇储备、给中投再注资”没有了具体的日程表。

不过,他认为,央行即便成立专业基金,中投再获注资的路并没有被堵住。周小川的最新表态中,在外汇投资“鸡蛋不放到一个篮子”的分散化策略里,中投仍是其中重要的一个机构。

本刊记者李箐、刘志洁,实习记者王申璐对此文亦有贡献

声明: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,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,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,据此入市,风险自担。

欧易下载

okx认证

欧易下载

欧易交易所app下载

欧易下载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